文手×1,长期一人乐:D

【王乔】雨后龙井 02

王杰希目光灼灼地望着他的小弟子。
乔一帆的脸整个沉浸在月白色的烟气中,蒸腾的香烟缓缓上升,模糊地看不清表情。
“意中人吗,”过了好一会儿,乔一帆才缓缓开口。敏锐如王杰希,竟听出来了一丝颤抖。
“现在……没有。”
平复过后的声音听不出感情,少年素来清亮的声线此时带上了稳重。
王杰希却不再说话,默默摇晃着竹筒中的铜钱。
微草观属全真派,观中尽是出家道士――不可有欲念,只可寻觅修行求道之术。
但是,当看着当初心念一动收入道观的稚嫩孩童成长到如今的亭亭少年,王杰希心中还是有些惋惜。
他早早看出乔一帆并非就真的适合修行,但又无法为他提供一个更好的环境,让他在道观边缘之地做一个小杂役。
他猜测乔一帆心有不甘,遂以话引导,期...

【王乔】雨后龙井 01

正是暮春时节,沉浸于浓雾中的山林小径若隐若现,清风拂过,落花吹得满地,好似一阵浅粉色的雨点。
林中不远处飘来茶香,似是明前龙井的清幽香气,醇厚,并使人耽于其中。
微草观弟子乔一帆便是候在茶炉旁守着茶水。道长王杰希素来喜欢品茗,时间久了便需一人伺候着续茶,遂点了乔一帆接过这差事。
一丝不苟地摆好茶具,又翻了翻茶炉里的炭火,乔一帆长舒一口气:“就快来了。”
果然,不出一会儿,林中传来稳健的步伐,王杰希着一身清逸白衣自迷雾中穿过,端端正正坐到了乔一帆身前。
“师傅,今日是西湖龙井配雨下露水。”乔一帆拿过茶壶,沸水浇在碗内,随后又倒掉。
“嗯。病可好了些?”王杰希看着一丝不苟的茶艺随口问道。
“好……好些了。”乔一...

【高乔】圆满

ooc预警

一辆假车

写了一半自己先羞耻了,写不下去...

于是就结尾吧(。_。)

同时为一帆英杰小天使组打call~两位B萌加油!


夜幕笼罩下,萧山体育场灯火辉煌。

第十五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的承办方,且阵中有三位全明星选手的兴欣风头一时无两。而处在话题中心的,便是这位兴欣战队的队长:乔一帆。

“最后一位出场的是:乔一帆!!!”司仪忘情地高声呐喊着,挥舞着拳头,但很快他的话语就被淹没在了观众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中。人群像是浪涛一般起伏跳动着,欢呼声直直冲上云霄。

而此时,舞台中央全息投影下的一寸灰却丝毫不见干扰,一袭黑衣,双手持雪纹合眼吟唱,鬼神之力由尖端缓缓流出。

几秒后...

11.

醒来之后,高英杰望着空荡的房间发怔。自己还是不太习惯这种滋味吧?他苦笑。

还是自作自受啊,这种爱情,本是个错误。想来想去,他决定先打个电话。

“喂?”电话接通。

“…醒了?起这么早?”高英杰本是没准备他会接的。

“都九点了,还早呢?”乔一帆的语气颇有些娇俏。高英杰心中的阴霾也散了几分,也打趣道:“乔公子倒是精力充沛,奴家是老了。”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。

电话两端都笑得前仰后合。末了,还是乔一帆先嘱咐着:“就算是周末也要加油!”高英杰应着声,通话便断了。

夏休期,微草的队员们几乎都回了家。以往只有他和乔一帆留下来,现在更只剩下他。餐厅自然是关闭了,高英杰遂上街去买点吃的...

8.

“诶诶知道了,真的是没电,英杰我得走了,这边有一个副本...”

乔一帆站在楼道里有些着急。来兴欣有两天了,这个高英杰怎么还对那件事耿耿于怀?

“嗯,照顾好自己,手机电充好,挂了!”

乔一帆挂了电话,却没有离开。

在黑暗中,他默默地回想着那天,越过一千多公里,从嘈杂的人流和轰鸣的引擎声中传来的,他永远不会忘记的那句,“一帆,我喜欢你。”

闭上眼,他默然想道:“对不起,英杰,让你失望了。”


9.

夜晚的杭州充盈着水汽。几次副本下来已是后半夜,训练室里叶修魏琛这些前辈们在聊着天,乔一帆却是低头打开了手机。锁屏是那张在微草门口的合照。照片上的两人矜持的微笑,风吹开额角的发丝,...

5.

盛夏一到,便有些落寞的滋味。六月的尾巴过得很快,几乎是那么一瞬间,穿戴齐整的乔一帆便已站在微草的大门前,手边拉着箱子,站着朝回望去。

微草...这个自己呆过一年的地方,此刻,终于要离开了?

并不是舍不得,而是...心底里似乎有个挥之不去的人影朝他拼命挥手,,一下一下又一下,总不停歇。

“一帆?”高英杰见他定定地站着,也不免为他担心。

 站着就能呆住的家伙,还说能照顾好自己?这么腹诽着,泪水也不禁落下。

“对不起...”乔一帆张了张嘴,却只说了这么一句。

他怕自己再说就会哭出来。

“你回去吧,队长等你呢。”

一旁的人却固执地站定不动,也不看他,只抬头注视着头顶郁...

4.

不知不觉到了晚间。估摸着乔一帆已经洗漱完,高英杰便悄悄地摸到不远的房间,敲门。房内慌乱的脚步声,好像还碰到了一把椅子。

门被开了一条缝。

“英杰...”看见来人,乔一帆的身体明显放松下来,打开门,“进来坐坐吗?”

“一帆,你究竟怎么了?”高英杰蹙着眉,认真地看着乔一帆。

“我...我没有啊。”说着还恋恋不忘地看着黑屏的电脑。

门外的人径直走进来,明显赌着气:“你既然这么不在意还为什么要瞒着我?”

“我一直相信你,就是当你是最好的朋友。可是你为什么要在自己迷路的时候,也不多跟我说说?”

“我明白你现在很难过,我会去跟他们说,我不会让你走的...”

话未说完,就被捂住了嘴。...

3.

十次竞技场打完之后已是正午。望着九负一胜的惨淡成绩,乔一帆无声叹了口气,关机,走到大门口时忽又想起了什么,便转身走到高英杰的座位,见他仍没有结束,便静悄悄地在他身后等着。

木恩,这个魔道学者,乔一帆只有仰视的份。

“可是我的话...说不定用鬼剑就可以呢。”想到这里,心情又变得有些轻快。高英杰放下耳机,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说:“咱们走吧。”

午饭是三菜一汤,虽不是珍馐美味,但也是营养均衡的,乔一帆吃了几口便再不想着吃了,只想着一寸灰的事。“今晚就去找代练。”心下盘算着,便不自持地笑了出来。对面的高英杰一愣,腹诽道“一帆今天是怎么了,有喜欢的人了?”

“嗯...一帆你今天怎么了,怪...

©立五子 | Powered by LOFTER
返回顶部